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易居

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日志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2010-04-08 19:39:09|  分类: *TV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快意恩仇,儿女情长。

一入江湖岁月催,若非身死,无法置身事外。有时候误以为自己已经跳脱于江湖之外,却恍然不知自己依旧在其中,唱作念打,分不清真假。身已远,心未动,纵然漂洋过海,还是会回到原点。

那时的古天乐还是面如冠玉的翩翩少年,唇红齿白,俊美无匹;那时的梁小冰清澈甜美,哪里有《鹿鼎记》里的美艳刁蛮;温碧霞更是在最好的时光,带着微微倦怠的凄艳之光;就连张兆辉,都未曾发福痴肥,还是倜傥风流样。

几番岁月流逝,韶华散尽,再难寻觅昔日倩影,空嗟叹。

丁鹏,青青,柳若松,秦可情,荆无命,谢小玉,这些角色于流光中辗转,爱恨中痴缠,逃不开,剪不断,挣不脱宿命的牢。原本以为,他与她,可以湖海中穿梭,浮生里相伴,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美丽幻觉。那小楼一夜听春雨,听的,是谁的心声?其中,又有怎样的传说?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丁鹏

他倾心爱恋的,不过是一场天衣无缝的骗局。秦可情骗走了他的剑谱,骗走了他的将来,甚至骗走了他对父亲的承诺,令他一无所有。那一刻,他方才明白,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

在他绝食的第三天,那个叫做青青的女孩劝他,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她叠了很多纸鹤,一只又一只地从高高的地方飘下来,落在他面前,她说,希望这些纸鹤能够让他梦想成真。她声音清美柔和,可是直到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丁鹏才第一次看清了她的容颜。

他从来没有想过,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会有这样一个宛若天女般的女孩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理智叫他不要靠近,可是情感却背道而驰。他想,也许,和她在这忘忧岛上一生一世也未尝不可。

然而,当他想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生活时,却发现无法达到这个渺小的愿望。圆月弯刀这一套刀法实在太诱人,而以前的爱恨情仇,又是那么沉重,他放不下。就如他可以丢弃秦可情送给他的玉佩,却无法抗拒弯刀的诱惑。

于是他携了青青一起出谷,报仇。他以为雪恨之后可以心无挂碍地归隐田园,却不知,在报仇之中,迷失了自己。他入了魔,为了天下第一的名头不惜一切,他不再是昔日单纯的少年,在名利之中,丧失了自己纯良的本性。

他囚了荆无命,带着谢小玉去寻谢晓峰,他告别了青青,滑向了深渊。他向往名利,于是当得知青青的真实身份之后不假思索地就信了,他宁愿相信青青的美好是一场骗局,如此,自己方才可以心安理得地迎娶谢小玉。当喜宴之中,青青不请自来,他不假思索地辩解自己与她素不相识。名利,成了他的心魔,一寸一寸地啃噬曾经的真心。

暗夜里,他看见青青摸索着行走,内心也愧疚也怜惜,但是,他却不曾伸出手去搀扶她,他以为,自己的选择是天经地义的正确,却在之后发现,自己错的离谱。当他终于战胜谢晓峰,站在武学之巅时,却恍然发现,自己在乎的,不过是青青的真心相许。在这场权利的追逐中,真正无辜的,真正对他真心实意的,只得青青一人。所以,当柳若松带来青青的死讯,他内心的所有在瞬间崩塌,他如疯魔似的杀了三百零八人,直到青青出现。

后来,他和她隐居于世外,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逃出江湖之外,心魔之外,他甚至与青青相濡以沫地开起无命客栈,可是,他忘记了圆月弯刀的诅咒,忘记了明月教主的野心。

青青说,也许只有弯刀主人挚爱的鲜血才可以消除弯刀的魔性,故她心甘情愿地死在弯刀之下。那不过是一个传说,怎当得真,可他知道,在她失去生命的那一刹那,他的心,也跟着死去。她终于消除了他的心魔。

江湖夜雨十年灯,多少轰轰烈烈的往事,最后只是付诸于市井之人的笑谈之中。他和明月教主一起消逝于那场大战之中,许多年后,不知是否有人记得无命客栈那姓丁的掌柜,又或者曾经掀起血雨腥风的弯刀主人丁鹏。他多么希望,自己还是那心高气傲的少年丁鹏,只是心中,刻着一个叫做青青的女人的名字。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青青

青青一直以为,世上最好的地方,便是忘忧岛。

她第一次见到丁鹏,是在岛上幽暗的山洞内。后来,他被囚于笼中,她去见他向他道歉,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就是“你出卖我”。在月色下,青青终于看清他的容貌,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和怨愤。在忘忧岛这个地方,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她同他说了很多,包括忘忧岛,包括自己,她希望他明白,自己没有出卖过他。

青青知道,有些事情放在丁鹏心中,他若是不去解决,始终无法快乐。可是不曾料想,他竟然折返回来,手中拿着的,是她送的纸鹤。

后来,他为她再次放弃出岛的机会。可是,她是那么冰雪聪明的女人,她一直晓得,当日丁鹏留下,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却外面的世界心灰意冷,当他开始练习圆月弯刀的刀法之后,他的野心,他的不甘,又开始蠢蠢欲动。她知道,他终有一天会离开。而她,只能选择随他一起,哪怕那是血雨腥风的江湖。

她帮着丁鹏报仇,做着那些自己不喜欢做的事,面对自己不想面对的人。她认为柳若松也不算太坏,他只是想要生存下去,用尽一切方法生存下去。秦可情是悲哀的,一次又一次沦为男人间争权夺利的工具。可是,她只能冷眼看着一切,她不能背叛自己的夫君。

原本以为,丁鹏报仇完毕,他们便又可以回到那世外桃源忘忧岛,可是,偏偏又出现一个荆无命。她看见丁鹏在听荆无命诉说神剑山庄之时的向往神色,便知,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她收留武功尽失的柳若松,开解被囚的荆无命,可是到头来,却被弄瞎了双眼。可是她不怨不恨,她只想去寻自己的夫君,可是寻到的,却是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婚礼。她不哭不闹,只是转身离开,她甚至没让他发现,自己的双目已经失明。荆无命为她抱不平,她却淡然,只要求在月色下抚摸他的脸庞,以便记忆力保存他的模样。她明白他,她亦深爱他。

当秦可情把复仇的剑交到了她的手上,引诱她亲手刺死背叛自己的夫君。看不见的她,却把这把剑和辛苦求来的红线,一起交给了新娘子谢小玉。

她的心中不是没有伤痕,可是她不想带着仇恨上路,那太沉重,她背负不起。也正因为如此,只有她,才能让迷失了的丁鹏重新找到回家的路,只有她,才能让丁鹏战胜心魔和弯刀的诅咒。

青青更像是一个慈悲的童话,坚定不移地爱着丁鹏,即使被他伤害的体无完肤,依然无怨无悔。如若丁鹏是刀,她则是刀鞘,温柔而坚定地守护着他。

奈何良辰美景不长久,她选择乔装易容,死在爱人的刀下,她希望破除弯刀的诅咒,令丁鹏得到永久的平静,却不知,在她死去的那一刻,他的心已成灰。

如果生命是一条寂静的蜿蜒的河,那么青青已经背负的太多,救赎的太多,她已经太过疲倦,再无力去拯救什么。在倒下的那一刻,她获得了永久的平静。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秦可情

她发现自己再也无法体会柳若松战胜对手的喜悦,相反,黄昏时她会走到曾经与丁鹏相约的黄花树下,想起以前和丁鹏在一起的日子,想起那句“黄花树下,不见不散”。她越发看不起柳若松,也就越发想念那个曾经给予她刻苦铭心爱怜的少年。

她在等,等一个不会再回来的人。

有时她会想起曾经的柳若松,曾经他也和丁鹏一样,心高气傲,想着要在江湖上闯出一番事业来。那时的她也一心爱恋着他,愿意为他无私付出,做任何事情。如果那次,她没有为他用自己的美色骗来无极上人的剑谱,是否一切会有所改变?那天,她看见他的眼神里有愧疚有伤心有怜惜有悔恨,竟然还有一丝欣喜,他抱着她,说以后会对她好。的确,他对她呵护备至,可是,她对他的心,却一寸一寸的冷了。

渐渐地,他有了依赖,每次遇上强劲的敌人,他都会不安,都会乞求她。她亦渐渐不耐,渐渐看不起他,渐渐地,开始讨厌他。可是他不知道。

直到遇见丁鹏,她仿佛看见彼时的那个少年,自记忆里跳出来,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可是那美好的时光如此短暂,她不得不,掐灭心里那新长出来的枝芽。她看见少年的眼神,里面炽烈燃烧的火焰渐渐熄灭,她痛苦地闭上双眼。

不曾预料,他竟然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此时他已是圆月山庄的主人。她知道他是回来报仇。当她在黄花树下重遇他,所有的理智都被她抛在一旁。她以为,他还记得黄花树下的承诺,还记得她,而他们,还能回到从前。

于是她心甘情愿地被他利用陷害柳若松,她只要他,哪怕牺牲一切,都在所不惜。可是她忘记了,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少年,他已经脱胎换骨,对她,亦不会心慈手软。她怀着一颗破碎的心跌落山崖。

令她诧异的是,自己竟然侥幸未死,更意外地发现了弯刀的刀法,她将心里的恨与毒一点一点地融入刀法中,将刀法化为剑法。她去江湖上寻丁鹏报仇,其实更多的,是想在他心里打下永不磨灭的烙印,是想他,永不会忘记自己。

所以,他做梦也想不到,她与他约定的决斗,竟是一心赴死的自杀表演。她倒在他怀中,心满意足地闭上双眼。她知道,他永不会再忘记她。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柳若松

即使他用自己的功夫打赢无极上人又如何,他已经寻不回妻子的爱恋与信任。妻子已经对他完全失望,他在她心中已打下烙印,是一个永远的懦夫。

纵使他摧毁了那棵她们相约的黄花树又如何,有些事情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就像曾经的他。

彼时的他神清骨秀,意气风发,一心想着在江湖上扬名立万,却不曾去想,这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武功不济,被人当做狗一样地殴打,在最落魄的时候,被心爱的女人看见,也许在那时,他就将自己的尊严丢失了。当可情拿着无极上人的剑谱给他时,他甚至有一丝丝的窃喜,他不是不知道可情所付出的代价,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他想,也许在那时,自己就将可情,给弄丢了。

悠悠数载,他已是江湖上扬名立万的青松剑客,没有人知道他为此付出的惨痛代价,又或者,是可情付出的惨痛代价。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一切,理所应当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去勾引不同的男人。有时他也会痛恨自己,但是这种微妙的情感总是一闪即逝。于是,他越发地恐惧,恐惧有一天自己会失去现已拥有的一切。娇妻,爱徒,名声,地位,他不能承受任何失去的可能。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心爱的妻子已经不再爱自己。他用尽全力去弥补,却终究是一场空。当丁鹏复仇成功令他失去一切之时,恨意弥漫了他的全身,这种毒,入了五脏六腑,再难根除。

他卑躬屈膝,谄媚讨好,用尽一切方法报复丁鹏,他恨所有人,因为他们反衬出他的落魄悲凉。他是个可恨之人,亦是个可怜人。

生命的最后,他看见心爱的妻子款款而来,他携着她的手,去做了一对真正的神仙眷侣。他生命中所有的爱与恨,恩与怨,在那一刻,得到平息。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谢小玉

父亲,永远是她心里最深的伤。

她不能忘记那个被父亲赶出家门的雨夜,于是日日借酒消愁,不知人间几何。只因为她是剑神谢晓峰的女儿,只因为她背负了一个尊贵的姓氏,于是便应该经历那些本不是女儿家应该经历的挫折和痛苦。而她最大的悲哀,是她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既没有惊艳的美貌,又无绝世的武功,更缺乏深沉的心机。所以,她只得在这乱世江湖中随波逐流,自怜自伤,自暴自弃,成为一颗人人追逐的棋子。

她误将丁鹏当做日日默默送她情诗伴她度日的荆无命,一颗痴心错付,在得知真相之后却不介意,依然爱得义无反顾。是痴?是傻?以为嫁给丁鹏,就可以拥抱幸福,却不知,丁鹏真正要娶的,是她身后的恢宏庞大的神剑山庄。

丁鹏杀死了谢晓峰,她不恨他;丁鹏夺走了神剑山庄,她依旧不恨她。她执著,执著着爱着的那个人,即使他不是最初写情诗的那个他,可是他亦曾经为她击出黄花漫舞啊。

如果一根红线便可以绑住爱着的那个人,那该多好。当丁鹏离开她之后,陪伴她的,便只剩下青灯,佛影,和淡淡木鱼声。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荆无命

他曾是诗书礼仪之家的公子,日日想着如何考取功名,却突逢家变,成为浪迹江湖的剑客。

市井之上,他悬着一块牌子:“一个铜板打一拳”,清秀木讷的脸上满是刚毅。圆月山庄之外,他向丁鹏挑战,眉宇之间满是傲气。他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默默地关怀着落魄的谢小玉,为她寄去那么多的情诗,为她念: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假如他不曾向丁鹏挑战,是否就不会失去谢小玉。丁鹏不动声色地就将他和谢小玉的过往收入囊中,然后假扮他接近谢小玉,骗她带自己去神剑山庄。而荆无命,只能在被囚的密室中发狂。

可是又怪得了谁,若不是他羞涩腼腆,丁鹏怎能趁虚而入。待他再出现于谢小玉眼前,已是尘埃落定。

当他亦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在虎狼成群的江湖,他依然保留着自己最初的一点赤诚与纯朴,纵然痴傻疯癫过,纵然当中亦有摇摆和迷惘,但他坚持着,走到最后。

他是幸运的,在摇摆之际遇上青青,青青用自己的双眼,浇熄了他对丁鹏的仇恨烈火。而那一份对青青的愧疚之情,令他回归到最初的自我。

他选择归隐山林,成为一个医者,他从未放弃寻找丁鹏青青并最终医好青青的眼疾。后来,丁鹏托孤于他,他接管了无命客栈。那时的江湖已经归于平静,但谁能预料数十年后会不会又有新一轮的宿命,再次上演。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片尾曲一:

人之初没有半丝恋浮名      

  无止境所经之处也留情     

  穷一生善恶最终亦看清   

  摘取天空那颗星 

  寥落心境孤单也任性  

  再漂泊无定  

  怀着冷静狂傲似冰  

  这生再为谁动情  

  谁希罕在这世间中留情    

  回忆中疼心之处意难平    

  地跟天就算最终在我手   

哪堪孤身与只影

 

圆月弯刀:听,是谁在传说。 - Cosimo - 不易居

片尾曲二:

一些故梦 难说清楚

几点旧愁 谁愿点破

吻别往事 作别往时

告别昨日 恨爱的风波

星辉下 圆月光中

此刻深情 才是真我

美丽夜 美丽人

 美丽事 令我想唱歌

 风雨过 浮生里你伴我

 湖海中穿梭

幽情小岛 忘忧你我

流光里面 仰天卧

 

PS:剧中天美公主扮演着为梁婉静。

 

  评论这张
 
阅读(174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