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易居

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日志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2010-04-19 20:32:40|  分类: *TV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VS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他,是《鹿鼎记》里清秀机智的康熙帝,又是《洛神》中惊才绝艳的曹植。

她,是《布衣神相》里行侠仗义的叶梦色,又是《大唐双龙传》中冷静自持的李秀宁。

时光荏苒,五年时间,他们竟然合作过三部戏。若说无缘,怎觉他们气质神情极相衬,若说有缘,戏里最后执手替她画眉的,不是他。

从《汇通天下》、《碧血盐枭》到《恋爱星求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缘分怎样一点点地被稀释,变淡薄,最后只剩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提醒着,他们曾经如何刻骨铭心地爱过。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第一世: 章崇文 & 乔 蓁         《汇通天下》

 

他与她,原本应是才子佳人白头偕老。

两人隔着一道粉墙,用纳兰性德的词互诉衷肠。他奏笛,她抚琴,丝丝春光,脉脉温情,随着音符飘浮在空气里。他们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在最丰盛的时光里遇见了最好的人,没有空负这韶华绮貌。却不曾料到,这份感情到头来竟然是彩云易散琉璃脆,最后只化成那粉墙上的一道灰色的阴翳,与那凋残的红杏作伴。

一个气宇轩昂,一个清丽婉约,真是佳偶天成。一个是官宦之子,一个是富商之女,难得都有一颗柔软的良善之心,心思细腻却又柔中带刚。他们曾花前月下舞长剑,也曾晴空万里放纸鸢,情到浓时,连眼角眉梢都是喜意。他以为,此生要寻的人便是她了。而她也想,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见父母,订婚书,眼见一切顺利只差过聘礼拜喜堂,可偏偏等闲平地起波澜,一场误会,生生拆散一对壁人。也许命运自那张下下签上已经写好伏笔,一切不够是南柯一梦,仙境里梦游一场,梦醒时只剩惆怅。待他与她辗转相见时,她已是他人的妻。佳人容颜未变心已变迁,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往事还历历在眼前,他却已触不到边。

他不知她也曾挣扎过,到底还是为了家人放弃了,于是下嫁了如今的夫君,决意与过去断绝。他不会知道她将那些旧事从心中连根拔起时的痛,不会知她将心底的情意通通埋葬的疼。她刻意隐忍,勉励忍耐,有时会想起曾与谁倚星细语抱月夜谈时,却终究化作东流水,空泛起阵阵烟波。

缘悭,莫若此。

就像他纵然用尽全身力气救得她父亲,却只能看着她背影,无语凝噎。

后来,她因生产而死,夫君将她抱在怀中,她缓缓地闭上眼睛,此时方才看的清楚,自己竟然快乐过很多,幸福就算是泡影自己也曾经抓到过。

而他,此后于浮生里兜兜转转,却只能叹一声情深缘浅奈何天。身影孤,尘缘散,记忆却化不淡,唯有记下自己也曾与她白雪红梅中抱拥,碧波里泛游,剩月零风里,清泪尽,纸灰起。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第二世: 聂致远 & 窦胜雪        《碧血盐枭》

 

他亲手在两人之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弑父杀母之仇,不可待天。

他曾送她微风中摇曳生姿的小黄花,却也曾弃她于孤风冷夜长街之中。待他想重新拾起往日的情谊,却发现她身边多了一个一往情深的二少。若是别人他还好,可是竟然是那美好得如同天人一般却又身体孱弱的二少,于是,他不能争,不忍抢,只能在她身旁默默地守护。有千言万语想对她说,却只能无语。

 而她,也在挣扎。一个,曾送她四时花朵点翠耳环,一个,曾为她摘取慢野开放小黄菊。一个,是剪不断的情深义重,一个,是放不下的爱恨情仇。她为二少动心,却又无法忘情于他。

还好,冥冥中还是有红线牵于彼此之间,他们还牵挂着对方,心中最柔软处依然有对方的位置。

新婚之夜,他却执意告诉她真相,于是,那根红线仿佛“嘶”地一声被那燃烧的红烛烧断,她选择了浪迹天涯,他,选择了跟随她的脚步。

那么多年,他走过她曾走过的路径,找她留下的影子。他用思念做凭借,用回忆做支撑。

雪花飞扬,萤虫漫舞,他见她姗姗而来,眼有泪光,全然忘记自己已鬓有霜花。

他终于等到她,这一世。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第三世: 池一宝 & 简傲蓝        《恋爱星求人》 

 

他们于市井之中热闹的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他唤她“蒸糕”,她喊他“迟一步”,专属的亲昵的称呼。可是被唤作迟一步,似乎就注定了他要迟别人一步,爱情,也不例外。而偏偏感情这种事,迟一刹那,便足以抱憾终身。

他对她的好,自发肤之中渗透出来,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无不是以她为先,日久天长,甚至成为习惯。他是在她失恋之际第一个安慰她的人,他的怀抱是她伤心难过之际最想依偎的地方,她知道他一直会在那里,永远会在那里。

她和朋友打赌,要是中意他就会脸上长痘,结果第二日起床脸上真的冒痘,她嘴硬不肯承认,后来终于下定决心对他表白,等来的却是一句不可能。于是,她转而和官星在一起。她后来终于弄明白,那一句不可能,并不是给她的回答。

若是她对他无情,也许就唏嘘感慨一番也就过去,可是,她却对现在的感情开始动摇,于是,陷入了三人行的尴尬境地。

而他,看着幼时的她写给自己的明信片,上面是她幼稚的字体:“迟一步哥哥,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总是迟一步,被各种各样的原因所阻扰,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公平竞争时,却看见她为难的样子,于是,心就软了。

最后,他终于先官星一步找到她,可是在紧要关头,他选择用自己的成全来代替三个人的纠结。他黯然离开,面对着大海,看泡影蜿蜒,观碧海蓝天。

 

 杨怡马浚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 Cosimo - 不易居

如此的三生三世,真不知是劫是缘。

 

一个长身玉立,白衣胜雪;一个柔情似水,婉约如画;本该是佳期如梦,胜却人间无数。奈何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缠缠绵绵,纠纠缠缠,兜兜转转,眼见着这满树桃花越开越稀疏,越开越凋零。

期许下一世,他们终成眷侣,只羡鸳鸯不羡仙,又或者让他们相逢陌路,只是擦身而过,这样,就不会伤心痛心不甘心。

 

  评论这张
 
阅读(563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