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易居

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日志

 
 

时有女子——那些散落在江湖中的女人花  

2009-10-20 10:52:41|  分类: 声色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湖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莫愁

 

君本莫愁,奈何情误。

你一出场,便是血雨腥风。我却看见,一颗支离破碎的正在淌血的心。

你的苦,在于你的痴情,你的执着。明知大势已去,却仍不放手。

自小,师傅便说,天下男儿皆薄幸,你口头答应着,心里却不信。古墓森森,哪及世间繁华锦绣,你要去那浮华世间寻那一生一世人,你不信,更不愿,相信那早已写在掌心的命运。遇见陆展元,你满心欢喜,拟将身嫁予一生休。你的眼角眉梢,尽是浓情蜜意。初涉江湖的你,不知道,这份感情有多危险,它带给你的,只有一生一世无法忘怀的凄苦与伤痛。

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他离开的时候,你交给他一方绣帕,绿叶红花,美丽精致。他执着你的手说,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娶你。一别无讯息,你等了又等,等来的却是他和她成亲的消息。你赶过去,却看见连绵的红,那么的刺目,刺入你的肺腑,刺进你的心头。他挡在他新婚妻子的前头,对你说,就当我负了你。你拿着剑的手,不禁颤抖。

你一败涂地。不是那远道而来的高僧武艺精强,而是你的心,一寸一寸地在崩塌,你的手,再也拿不稳那柄长剑。出家修道,以为就此能放下心中魔障,却不料,越想忘记的,反而越来越清晰。连毁沅江之上六十三家货栈船行,只为他们姓何。江湖上你的名头令人闻风丧胆,人人皆称你是女魔头。

那个太湖畔善良清丽的女孩哪里去了,那个眉目柔和眼角带笑的女孩哪里去了,为何我只看见一袭杏黄道袍,手抚拂尘的孤寂背影。

十年,你仍旧无法忘记他,你依然苦苦执着于昨日之事。血洗陆家满门之后,你心情是否平复,为何你眼神依旧寂寥。原来,你对他的爱,你对他的恨,已经深入骨髓,再难根除。

青灯一盏,拂尘相伴,你最美的年华,就这样随风匆匆消散。无情谷中,你的生命走向尽头。你遍身受情花之刺,穴道受制,真气涣散,听见黄蓉幽幽地叹,君本莫愁,只为情误。那一刹那,你心头豁然开朗。熊熊烈火中,你的笑颜,美的惊天动地。

 

仿佛又听见你轻轻吟:问世间,情为何物。君本莫愁,只为情误。

 

婠婠

 

看《大唐》的时候,最令我唏嘘心痛不已的女子,是绾绾。她喜白衣赤足,翩然于尘世之间。 发绕金环,足系银铃,杀人于巧笑倩兮,十足一派妖女风范。

谁又曾想到,这样一个女子,一旦爱起来,竟那样一心一意,刻骨铭心。

世上最无可奈何之事便是你爱上一个人,他却不爱你。那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任凭你如何努力,费尽千般心思,终究无法抵达,他的心。那里早已被其他人占据——师妃暄,亦或石青璇——哪里还腾的出你的位置。

等一世为看一眼,如何又算贪?

你对他说:“子凌,我为你做那么多事,甚至受师飞喧一掌来成全你们,就只是换来你来看我一眼。”“我不是让你谢谢,我只是想你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即使是伤害我自己,我也是心甘情愿。”“但还是得不到你一点点爱,是不是?

一个是圣女,一个是妖女。你知他不爱你,却依然痴缠于他。只因你最爱的事情,是假装笑着靠着他的肩膀,说着若有若无的玩笑。你要的,不过是他万分之一的爱,你要的,不过是他接受你的一次机会。然而,这却是求不来的。

他眉头皱了,你天空便灰了。他展眉笑了,你亦灿烂了。你对他如此执着,竟连师门亦不惜背叛。可是,他心中只有仙子。你是妖女,所以,他冷淡对你,仿佛理所应当。你对他的爱恋,在他看来,不名一文,不过是一场痴梦。
    
再痛也不及心痛,你为了留住他,不惜伤了他。但是,他还是要走。荒村木屋内,你为他退敌疗伤。但是,他亦然要走。也罢也罢,既然留不住,你
也只有一纸别语:爱你恨你,一生一世。

跃马桥旁,大雪纷飞,你远远的瞧着他,浅浅一笑,飘然而去。从此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十年光阴暗度,长安月下,当那个叫做明空的孩子将果篮递给他的时候,你,又是何种心情。你用尽所有力气,换来的却只有半生回忆。而你留给他的,也只剩一个背影。

天上,烟花璀璨。地上,足迹清凉。就这样,散场。

 

胜男

 

梁羽生先生写的男子,在我印象中,大都面目模糊,倒是那些女子,别有风骨,令人难以忘怀。且不说那为爱白发,浪走天涯的练霓裳,便是《云海玉弓缘》中的历胜男,也是令人惋惜令人哀叹的。

她坚强执着,不是柔弱女子。身世坎坷,满门血海深仇沉沉压在柔弱双肩。是的,她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手段狠辣滥杀无辜,她不理世间蜚短流长专注其事。但她对他的心却是一片坦荡荡,从来不曾有半分恶念。她所做一切,皆是为他。直至她油尽灯枯,只有那一句,我从来不会做伤害你的事。

即使成为武林霸主风光无限,然而,她最爱的日子,却是与他在火焰岛中的那几月,与世隔绝,不用再去想那血海深仇,不用再为谁拼命,如此平淡却愉快,每日只是单纯的日出而醒,日落而眠。她可以完整的拥有他,看见他瞳孔里的阳光,内心温暖踏实。

在追逐自己的爱情中,她勇敢,无畏,决绝。为了阻止他去追谷之华,她竟然可以自断经脉。但是她的倔强,敌不过另一个她的柔弱。她对她下毒,要挟他,所为的,不过是自己一个简单的愿望。

盛装下的她娇媚如同玫瑰,他却急急询问解药。她知他心里挂念着另一个她,然而,她执着的是,成为他的妻,即使,付出生命的代价。鲜红的血,自她嘴角滴落,染在白衣上,似一颗一颗的胭脂泪。她倒了下去,方才看到,他惊慌失措的眼神。

生命即将逝去,她眼里却充满欢喜,她,终于在他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身影。她不舍得离去,终于看清他的心呵,却是在这最后时刻。她的心,在瞬间开出花来,她的身,亦在瞬间枯萎。

窗外雪花纷扬,正似她们初遇那一刻。她对他说,你要好好记住,我叫厉胜男。

他终于明白,自己真正深爱着的,是这个叫做厉胜男的女子。她是他心头锥心刺骨的一棵刺。他与那谷姑娘之间,亦有了无法跨越的鸿沟。但是一切已成过往。她已然逝去,而他,再也回不去。他已被摧毁。

此情感天动地,只是当时,已惘然。

 

小凤

 

没有人生来便狠毒。虽自小随母亲颠沛于武林,你亦有天真童性。母女遭武林所谓正派人士追杀,一路腥风血雨,亦母女情深,可苦中作乐。

哀牢山的八年,日子如山间的溪水,清澈,欢快地流过。而你对他的爱慕,也与日俱增。你是那样的可爱天真,即使偶尔恶作剧,也是一派无邪的样子。粗布麻衣,无法遮盖你的丽质天成,他看你的目光,亦不再只是怜惜,你知道,他亦心动,只是,他永远都不敢直面自己的心。

你是那么勇敢的女子,你对他的心意,从不曾遮掩。而他的闪躲,他的畏缩,如同一把锋利的刀,重重的插在你的胸口。

一夜缠绵,柔情似水,第二日,你还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之中,却不知,一切却已经天翻地覆。他是人们口中的大侠,世俗礼教牢牢捆绑着他,他怎会象你一样,单纯,勇敢的爱。他说,这样于礼不合,硬生生地就要将一切抹杀。你哭,你闹,他无动于衷。即使你为他生下一双儿女又如何,他还是要将你囚禁。只因你,魔性未泯。

你咬牙切齿地说,宁可我负天下人 不可天下人负我。宛如杜鹃啼血,声嘶力竭。你使他身负重伤,躲在血池受尽煎熬十六载。然而,你却没有复仇的快意。你依然记得他的手,曾经递给幼时的她一对九连环的手,记得他的身影,长身玉立衣襟如雪,记得他的味道,淡淡的优雅的檀香气味,记得他的怀抱,那个风雨之夜你躺在他胸口清楚地听着他的心跳。十六年的岁月,你最爱的,是教心爱的弟子吹奏玉笛,听那首熟悉的乐曲,怀念那旧时的旋律。

你追寻那血池图,不是贪恋其中的武林秘籍,亦无意富可敌国的财宝,你想要的,不过是再见他一面。再见亦如何,他已两鬓斑白,形容憔悴,你以为自己胜利,他却说前世尽忘。叱诧风云的你在瞬间崩溃。

假如他带给你的,是深深的伤痛,那你的两个女儿,则令你对人生绝望。她们刚出生的时候,依偎在你的胸口,你那样甜蜜幸福地笑。不得已的分开,你穷尽心力去寻找,却没发现,她与你近在咫尺。

她们说,正邪不两立,所以,可以不顾母女之情,可以不管养育之恩,大义凌然地,站在另一端,迫不及待的,要与你划清界限。你的苦,只能对着母亲的墓碑,低低地诉,你的泪,只有在那无人之地,默默地流。

你败了,被废去武功,回到哀牢山,那最初的地方。你知道他会来,你还是执着地无法放开,你苦苦地追问他有没有喜欢过你,哪怕一点点。他依旧决绝地回答,没有。你冷冷地笑,将那七巧梭拍入头顶,在那一刻,你在他眼里终于看到了慌乱,他抱着你,一如那夜,你轻轻地说,师傅,我最喜欢的,一直是你。泪,自眼角滴落。

其实,哀牢山本该可以温暖宁静,你本该儿女环绕膝前,若他,不是那么怯弱。你的爱那么强烈,正应了那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可惜,他不是杨过。所以,你只能用对自己的背叛,完成他的期待。

 

 

仙儿

 

若你拥有如此美貌,则毋需有如此智慧。若你有如此智慧,便不该有如此美貌。

   你笑起来时,甜美无暇,宛若天使,然而,它专门带男人下地狱。就似那罂粟,美的触目惊心,却能要人命。

   你天真的认为,与男人之间,不过是交易。他们给你利益,你使他们快乐。云鬓青衫乱,鸳帐红唇暖,夜夜夜夜,你沉浸在欲望游戏中乐此不疲。颠鸾倒凤,红烛萌动,层层欲望如同潮水将你掩埋,你是黑暗中最美丽的花,然,只绽放在浓浓夜色中。那些江湖豪客,英雄枭杰,皆迷失在你的冰肌玉骨之中。你以为这样,就是控制了江湖。

似乎天底下没有你无法征服的男人。直至你遇见那个人。当你赤裸着站在他面前时,他竟然无动于衷。你贴近他,却发现一把冰凉的刀贴着你的肌肤。他叫你滚。你的骄傲,刹那崩塌。

   他是那样高贵,洁净,宛若神明,你想要进驻他的心,却一次一次被拒绝。好吧,若无法拥有,便彻底毁去。你的骄傲,容不得他践踏。你从来都是如此狠毒决绝的女子。

那个英俊倔强的少年,那个挺拔如树的少年。他那样爱你,将你当作女神高高供起,你却一次有一次地背叛他,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他,可是他对你,依旧一心一意。这爱如此美丽,如此热烈,只是来的太过轻易,你便毫不珍惜。他是你随意摆弄的棋子,利用完毕,就可丢弃。你看着他凄然的眼神,心中竟有凛然的快意。但是为何,在你最脆弱最无助之时,挂念的,却是——他。

当你终于开始说真话,终于决定真心对他的时候,他却也离你而去。他说,我只奇怪,怎么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你扑倒在他脚下,拉住他的衣服,他依然没有回头,只是慢慢地将衣服脱了下来。此时你方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爱他,你折磨他,也许就因为你爱他,也知道他爱你。你终于知道他对你有多重要,但是,你已失去他。

也许,这就是你的报应。从尘土中高贵的飞身躺下,你陨落如泥沙。从长安城最豪华的妓院到最卑贱的猖寮,从繁花到烂泥,你的故事淹没于浩瀚江湖之中。你就像绚烂的烟火,绽放,凋零,一瞬间。徒留满地灰尘。 

 

怜星

 

 自幼时被姐姐从树上推落,你便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姐姐抢的。即使后来贵为二宫主,你亦明白,自己永远无法走出姐姐的阴影。那个男子,如此丰神俊朗,第一眼看见他,你的心,就充满欢喜。然而,他是姐姐带回来的。他是姐姐喜欢的男子。所以,你只能,远远地,静静地,看他。隔着丛丛花端。

谁都没有料到,他竟然和一个丫鬟私奔。你跑去找姐姐,看见她依然一脸平静,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最慌乱的,竟然是自己。

你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去追他们。是爱,不舍他就此离去。是恨,他竟敢舍弃姐姐。当追上他们的一刹那,你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想,再看他一眼。然而,你来迟了。

当刀锋擦过那个孩子的脸孔时,你竟然第一次阻拦了她。你说出一个恶毒的计划,心里却想着终于自她手下将这两个孩子救出。二十年里,你辛苦培养,耐心教导,又岂是仅仅出于报复之心。你对他的怜爱,不下于一个真正的母亲。

当你想要说出真相,阻止一场悲剧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果然,她是不允许任何人违逆的。即使,是你。你缓缓地倒下去,眼角流出的热泪,瞬间凝结成冰。

 

邀月

 

自始自终,你都保持着优雅与高傲。即使在那黑暗狭小的暗室之中,亦犹若仙子。是的,无论何时何地,你都是高贵,凛冽,不可侵犯的移花宫宫主。即使内心波涛汹涌,面上亦是平静无澜。

为了争抢桃树上唯一一颗成熟的桃子,你可以将妹妹自树上推落,累她终身残疾。你认为这个世界,你想要的,就一定能得到。但是你看上的他竟然跟你的一个丫鬟私奔了。你面上无动于衷,内心却痛苦不堪,在每一个深夜,用针,狠狠地刺入自己的手臂,清晰的疼痛让你明白自己仍然活着。

他说的不错,你是一团火,一块冰,一柄剑,你甚至可说是鬼,是神,但绝不是人。世人已经将你高高供起,你再也享受不了那人间烟火。你只能在神坛上开放,凋谢,枯萎。终尽一生,都不能离开。

你将他们杀了又如何,你心中的痛苦并不能减轻一分一毫。你听着她说出那个恶毒的计划,内心有一丝快意,仿佛这样就可以惩罚那背叛了你的人。可是二十年后,你终于还是功亏一篑。也许,这就是老天对你的惩罚。你不惜亲手杀死唯一的亲人,却依然无法掩盖真相。

于是。你也只能抱着妹妹的尸体,狂笑而去。即使,眼角带泪。

 

 

霓裳 

 

一个美丽的名字,换来了一世的恩怨纠缠。你是否暗自后悔过:假如没有遇见他,人生,定然会有很大的不同。

名门子弟注定不能和魔门妖女有所交缠。所以,没有人看见你们爱的多缠绵,多悱恻,他们知道的,不过是正邪不两立。他说,无论怎样,都会相信你。他说,我会对你好的,霓裳。呵,霓裳,多美丽的名字,只属于你和他。

即使付出再惨痛的代价也好,你不想再做杀人的工具,你要好好的,与他过日子。你的一双芊芊素手,再不要染半点血腥,你要为他,洗手做羹汤。走完那些阵势,彻底的了结一切,你以为,从此是鸳鸯相对,白首不离。

当你欢喜地跑上华山,找到他,等来的却是当胸一剑。什么天荒地老,什么海枯石烂,什么山盟海誓,什么蜜语甜言,一屡屡被撕烂,一寸寸在崩塌。满头青丝,瞬间花白。你负伤而去,狼狈的不只是背影。

这世间,从此少了一个叫做练霓裳的温柔女子,多的,不过是个满头白发的魔女。杀人如麻,当鲜血喷溅而出时,你放肆的大笑。他,却从此失踪,不知去向。许是愧疚,你心里恨恨地想,当他明白一切不过是场误会,必定自觉无颜见你。

多少年后的雪山之巅,你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为了等待那百年花开,他竟然一直守在这里,直至活活冻死。那曾经拥抱过你的火热的身躯已经冰冷僵硬。你想哭,却流不出热泪。

他执意要还你满头青丝,却不知彼此再也回不去。你苍白如雪的发丝,是对你,还是对他的惩罚?在这苍茫雪山,你抱着他,直至地老天荒,也算是,应了曾经的誓言,圆了旧时的盟约。怨偶终成佳偶,所有爱恨,都已收场。

  评论这张
 
阅读(10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