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易居

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日志

 
 

悲恋三人行:把偷拍我的照片还我好吗?  

2009-03-04 14:20:48|  分类: 声色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恋三人行:把偷拍我的照片还我好吗? -  cherry - 风丝袅

 

 

这是一个关于盛夏的故事。

这是一个属于YU,NUM,以及FAH的故事。 

每一次我看到你的照片,那些逝去的时光便重上心头

 

YU——我知道的是我绝对不会增加你的痛苦

...【吉他。照片。或者偏方。

 

    FAH是他一直暗恋的女孩。他不断的和其他的女孩相恋,分手。他被传说有SM的癖好。这一切,他都不在乎。他甚至放弃回清莱家乡,放弃回去看望重病的姐姐和疲倦的母亲,只是为了,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旁,以一个朋友的名义。没有人知道,他的墙上贴满她的照片,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就像他的爱恋。

    看着FAH被前男友伤害,他会在酒吧卫生间里孩子气的对他报复。即使被打,也是沉默地忍受,他不想她难过,或者伤心。他会在寂寞的凌晨温柔地弹奏吉他。他会为她寻找偏方,哄她吃难吃的药丸。

    他对她说:我绝对不会增加你的痛苦。他的眼神,坚定而执着。FAH垂下眼睛,他终于成全自己的暗恋。而此时,神情恍惚的NUM走在日光猛烈的街道上。

    当他得知NUM被EAK欺辱时,他愤怒地不顾一切地冲出去。当他看到无助的NUM决定堕胎时,他义无反顾地阻止说我们结婚吧。或许,他心底还是NUM,只是对FAH的暗恋太过巨大,挡住了小小的NUM。

    陪伴着FAH走过生命中最后的日子。碧蓝的天空,清澈的海水,慵懒地带着墨镜躺着晒太阳的FAH,在他的记忆中永不会褪去。当FAH在他怀抱中安静睡去,当落日沉入海洋的一瞬间,任凭他撕心裂肺地呼喊,亦无济于事。他永远失去FAH。

    五年之后,在清莱打理饭店的他整理旧物,无意中发现毕业旅行那日NUM交给他的CD,他找来播放器,清澈的旋律缓缓流出:你身边那个人已悄悄改变/想知道/你能否接受/我该怎么办/我爱上了你/这个朋友。

    那些潜藏许久的心事,那些从未提及的话语,就这样,充溢他的心。不知不觉,他就走到曾经的校园,竟然,就这样与她不期而遇。他说:你会有时间,与我一起去吃冬阴爪汤吗?

 

FAH。——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们都不会再哭泣了对吗

...【太阳镜。烟花。或者海洋。

 

    她是骄傲的大小姐,喜欢太阳镜,有着倔强的表情。对爱,她不懂得付出,也不懂得珍惜。她一直以为,他只是关系很好的同学之一而已。她在毕业舞会上莫名晕倒,检查发现是一种罕见疾病,无药可医。交往六年的男友毫无预兆的离开。整个世界瞬间变成一片废墟,连呼吸,都费力气。然后,他开始走进她的生活。

    他陪着她,用各种方式哄她吃药,逗她发笑。渐渐,生活不再是一片阴霾,有时,她能看见丝丝缕缕地光线,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射到屋角的植物上。她看到那满满一墙壁的照片。她感觉到他轻如蝶翼的吻。她看到,幸福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她对他说:如果我们在一起,我们都不会再哭泣了,对吗?

    可是,当她看到被EAK狠狠伤害的痛哭着的NUM,看着那么坚强勇敢此刻却惶恐不安的NUM,看着NUM在日记本里的傻傻地话语,她终于明白,自己的快乐,对于NUM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她看着NUM恬淡的睡颜,决定悄然离去。

    她逃离到一个小岛上。没日没夜的抽烟,喝酒,她没有办法吞下那些药丸,她只是不停不停地呕吐。整个生命都被掏空。她虚弱地倒在地板上,再睁开眼,看到递上清水的NUM。

    整个夜晚,她们抱头痛哭。她疲倦的睡去,醒来,看到阳光下抱着吉他的YU。以及一封NUM留给她的信。NUM说:就算我有多爱YU,也多不过我对你的爱。顷刻间,她泪流满面。

    某天,她一如既往地与YU对坐着看海。她对他说,想去那边的礁石上看落日。他抱着她,趟过深深的海水。她依偎在他的怀中。时间毫不留情地消逝着,生命力一丝一丝地从她身体中抽走。她要他发誓,即使自己死后也不可以爱上其他人。他立刻答应。她的声音同时响起:除了,NUM。她安静地闭上眼睛。眼泪划过脸颊,夕阳沉入海底,世界一片寂静。

 

NUM。——如果你不幸福我又怎么可能幸福呢

...【T恤衫。CD。或者冬阴爪汤。

 

    她将自己的心情,一直隐藏的很好。好到很多时候,他都会忽略她。而她,在他面前,一向是乐观坚强到一塌糊涂的地步。

    在海边的时候,YU问她:你有没有暗恋过谁?她看了他许久,然后移开目光,说:有。YU没心没肺地笑着说:谁啊?她看着海说:不告诉你。他想着她的神情,她一直看在眼里,她问他:不难受吗?他沉默很久,吐出两个字:难受。她说:或许这些难受,会让我们变得勇敢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或许,沉静的碧蓝的海,会知道。她把自己刻制的CD送给他。她希望他明白她的心意,可是,最后她只能黯然地说,有些人忙的连听3分钟的CD的时间都没有。

    是的,他的时间,都给了FAH,哪里还能挤出3分钟呢。她将他对FAH的情意,一点一滴看在眼里,他们越走越近,而她与他们,距离越来越远。

    她带EAK去吃冬阴爪汤。EAK说很好吃。她忽然就想起曾经和YU一起聚餐时,YU说不喜欢吃。他甚至连尝都没有尝。有些事情,是注定的吧。她想。就像那么温文尔雅的EAK竟然是一只披的人皮的禽兽。这是惩罚吗?因为她太容易轻信人。还是因为她在溺水时妄图抓住一棵浮木。可惜,那棵浮木,是鳄鱼所伪装。

    她吃下FAH递给她的“安眠药”,以为事情可以就此终止。FAH下落不明,她焦急地寻找着,结果发现自己怀孕的事实。她想堕胎,茫然无助地找到YU希望可以获得帮助。YU说,我们结婚吧。

    也许这样可以弄假成真。可是,当她看到逃离到小岛上的FAH,看到奄奄一息的FAH,心痛如绞。她对FAH说:如果你不幸福,我又怎么可能有幸福?

    两个女孩的友谊,不可能惊天动地,她能做的,只是叫YU前来照顾FAH,取消婚礼,向父亲坦诚一切。她选择离开这个国家,她选择生下孩子并独自抚养。她给她的女儿取名:FAH。

 

                        {当故事落幕的时候,我们是否想起,这当中,或许就有你,我。}

  评论这张
 
阅读(5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