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易居

以为一切残缺°都能用爱解决。

 
 
 

日志

 
 

凤凰泣血,争上枝头——姚金玲的万言自白  

2009-11-08 23:29:32|  分类: *TVB*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叫姚金铃,曾经是尚宫局的司珍房女史,后来的宣宗皇帝的丽妃。
  
  小时候我跟着江夫人和三好小姐一起颠沛流离,夫人待我很好,从来不把我当奴婢,逃难路上,若有一个饼,也会留给我和小姐一人一半。三好小姐又乖巧又懂事,不似我,只知吃饱,然后蒙头大睡。
  
  不知怎的,那些官兵抓到我和夫人,我们被带进宫中,小姐原本有机会逃跑的,可是她却一路跟着押送我们的官兵混进宫里。还害得布公公挨了板子,不过布公公不介意,他对我和小姐还是很好。布公公,真是一个好人。
  
  夫人因为手艺出众被安排给太后制造凤凰朝日,哪知祸从天降,那支钗的凤眼中竟然流出红泪,被视为不祥,太后震怒,夫人被廷杖,抬到屋中已是奄奄一息。大家都在揣测这件事后的真相,其实她们不知,是我于夜晚无意中将蜡烛滴进凤钗,我已经拼命去擦拭,我以为擦的很感激,哪里知道烛泪渗进凤眼,经暖炉一烘烤,就流了出来。我跪在夫人面前祈求流浪,夫人原谅我,她说,金铃,你与三好在宫中要守望相助,互相扶持。夫人,对不起,十多年后我背叛了许你的承诺。
  
  后来,我被分派给了司珍房,而三好,去了司制房。
  
  岁月流逝,一晃便是数个年头。我与三好情分不减,夜夜我都会与她私会,教新近学到的做钗功夫给她。三好很聪明,学的很快。
  
  身在宫中,如履薄冰,日日都要观人脸色,见机行事。不过因我心直口快,于是经常犯错,受人责罚。我不似三好,有那么好运气与人缘。
  
  不过是与光王的一句玩笑话,无意中被徐妈妈听见,便要被掌嘴,直到双唇被打至红肿麻木,却不能吭一声。经常被掌珍刁难陷害,我不过以牙还牙如数奉还而已,于是,又被视为心术不正。我亲耳听到阮司珍对三好说的话,心中一片愕然,原来我在她们心中竟是如此的一个人。原本胜券在握的掌珍位子,竟意外地被三好取而代之,我嘴上说着恭喜,可是心里怎么会如此难过。我坐在宽敞明亮的掌珍房间里,眼泪流完再流,仿佛决堤的江水。
  
  三好说要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我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也有单纯快乐的时候。比如和钱飞燕拌嘴吵赢她,比如当知道展笑容终于可以和她娘亲相聚给她娘亲治病的时候,比如看见三好否极泰来平安无事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不过是三好的一个伴影,她说好话,我说错话,她做好事,我做错事,她存好心,我不安好心。有时你不得不感叹命运不公,却已无可奈何。
  
  我们曾经一起给惠妃做过一支影舞荧光。惠妃因这支钗得蒙圣眷,也因如此失了性命。是,是我告发了惠妃。皇上中毒昏迷不醒,太后震怒之下可能会责罚整个尚宫局。我不得不作个抉择。于是,我选择自保。可惜了惠妃,不过她终究受过恩宠,也不枉此生。
  
  本以为会受到奖赏。当我一脸欢欣地面见尚宫大人时,却等到的是一场责罚。我愚钝,知情竟不报,才惹得尚宫局遭此大祸,虽否极泰来亦要受到惩罚。听到她们的指责,我虽满心委屈却不得不低下头跪下去。
  
  郭太后失势,尚宫局风云再起。
  
  于外,尚宫局与马将军嫌隙一向不小,如今见三好与阮司珍得宠,马将军便诬陷三好与高显扬有染。幸而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三好只是被罚去暴室做一月苦役。我偷偷跑去暴室看她,虽不能言语,但是看她精神颇为爽利,我也放下心中包袱。回来的路上看见皇上在御花园的亭子里甚是寂寥,我不禁上前去将三好近况告诉他。
  
  皇上听了甚为安慰,我不禁脱口而出,愿在三好不再的这段时间里代替三好替他排忧解烦。皇上听了之后笑着说,将视我为好友。我的心中仿佛开出了一朵花。皇上,你可曾记得曾经的戏言,你说过,会纳我为妃,可是当真?苍天垂怜,请成全我的痴心妄想。
  
  于内,尚宫局四司勾心斗角,越演越烈。阮司珍遭人毒害,下毒者竟是司设房的胡司设。真是个傻瓜,不过是一个尚宫之位,值得如此吗。就算她真当上尚宫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奴才,日日要卑躬屈膝受人摆布,担惊受怕地看主子脸色度日。
  
  我姚金玲要斗,要争,要坐那千万人之上的宝座。我不要再受人摆布。
  
  机会很快降临。三好被人陷害弄伤了手,皇上甚是担忧。太医说,只要施以针灸之术,入肉七分,或许就有得救。但是此著凶险,必须先找人代为试针。金銮殿上,我徐徐跪下说,金玲愿替三好试针。
  
  不要怀疑我是否真心,看见三好因手受伤而日日郁郁寡欢,我心中亦不好受。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我只得她一个知己姐妹,我相信,若是我受伤,她亦会不惜一切替我试针。更何况,若然试针成功,皇上定然会被我此举打动,对我另眼相看。若不成功,想必皇上以后也会对我多加照顾。无论是为三好,还是为自己,我定然要搏一搏。望苍天垂怜,仙人庇佑。
  
  试针并非一番风顺,当银针刺入穴道六分时,我已然痛晕过去。也幸得如此,皇上将他贴身带着的护身符赠予我。我便知,这一切,都值得。
  
  后来我在太后的寝宫住了一段时间。我处处讨好太后,更因推拿手艺而备受太后垂青。城楼之上,我不顾自身安危阻止郭太后自毙。当论功行赏之际,我又趁机提出希望在外充军的老爷能回京与三好团聚。而那日,我已预先得知太后回来找三好,于是我抓住时机向三好吐露自己暗恋皇上多时,郑太后听到后不仅没有怪责于我,反倒安慰我一番。
  
  皇上终於开口,有意立我为妃。本以为时来运转,凭空却又杀出马元贽,一番抢白令我哑口无言,他处处看似光明磊落掷地有声。实则是想皇上纳他干女儿为妃,坐大自己的势力,皇上又岂会不知。于是纳妃一事暂且表下不提。皇上更是称病不上早朝,只是宣召我一起于宫中嬉戏,恰被马元贽看见,他看我的目光,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
  
  我终于见到万宝贤,马元贽的干女儿,万将军的掌上明珠。她的确国色天香,靓丽非凡,不过她看我的眼神,并不友善。在太后面前,她尚且知书达理,一番闺秀凤仪。可是当她与我在凉亭对坐之时,却咄咄逼人。我想起了曾经的郭太后与郑太后。不过,我是不会像郑太后那般软弱。
  
  万宝贤,我与她之间的恩恩怨怨方才开始。

神佛庇佑,我终于如愿以偿入主承欢殿,被皇上册封为丽妃。同时,万宝贤也被立为贤妃,赏赐仙居殿。说起来还要多谢马元贽,他命震威校尉收我为义女,摆平户籍不明一事,当然,他此举并非出于好心,长期与皇上就选妃之事相持不下,宫内宫外已经谣言四起,说他挟天子令诸侯。他现在无非是摆个台阶好让自己下而已,实在不需感激。

 

册妃的当晚,我沐浴更衣,贴花黄,小梳妆,忐忑不安地等待皇上驾临。可是整整一夜,都无皇上半点消息。漫漫长夜,红烛泪干。第二日在御花园遇见贤妃,我善意地朝她微笑,哪知她扬手就给我一巴掌。原来皇上昨晚亦未在她处就寝,而她以为皇上在我处,故刁蛮性子发作,拿我出气。我抚摸着被她掌掴的半边脸庞,恨恨道:这一掌,我迟早要加倍讨还。

 

到太后处请安,太后看见我红肿的面颊还以为我脂粉未曾抹匀,于是我假意承认。三好端上司珍房新做的首饰,我假意退让让贤妃先选,她见我喜欢那金臂钏自然会与我争抢,而我假意退让自然便得到早已中意的金步摇。自然这一举一动都被太后看在眼中,而我这一番举止得宜谦让大方的姿态更是深得太后喜欢。

 

贤妃为争宠真是用尽心思。皇上约我赏月,我借吹奏乐曲之名想留皇上宿在承欢殿,哪知那么碰巧摆驾路上遇见贤妃,她说宫中昙花开放,特来请皇上移驾仙居殿赏花。所幸,皇上心中有我,命我一起前往。万宝贤,你想与我斗,那就看看是谁比较厉害!

 

外人眼中,我自是处处受制于贤妃,日日被她欺辱。我忍气吞声,旨在报仇雪耻。那日我故意请钟司制教授刺绣之法,同时又告诉她那只凤凰乃是为讨好贤妃。等太后驾到,那知情识趣口齿玲珑的钟司制自会禀告。恰好又有画师送上画幅,我特意请画师多画几笔,好将贤妃体态神韵画出。太后听了,自是又极满意高兴的,心下自然又喜欢我几分。

 

只是那万宝贤实在是气焰嚣张。当我将画幅呈给她看时,她又借题发挥,又出言讽刺我出身卑贱。我虽未读过书,但亦懂士可忍孰不可忍,于是上前便是两耳光。许是被我打傻了,贤妃还说,你敢打我?怎么,打你还要挑日子吗?我狠狠回击。她哭着跑出我的承欢殿。

 

我冷静下来,与飞燕密秘谋算了一番。呵,万宝贤,我要你有冤无处诉!等到皇上太后与马将军一干人等来到承欢殿,我已与飞燕一起面孔红肿,鬓发凌乱,惶惶不安地跪在宫中。谁会相信我刚刚竟敢掌掴贤妃呢。一番对质下来,贤妃说的话无人相信,连她顺道安插在我身边的宫女也被拉下水,看着她又委屈又愤怒的样子我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我打你又怎样,你又奈何得了我吗?

 

论功行赏,我决定将飞燕调至身边,正好,我也需一个心腹。

 

 事情原本与我预想的一样,皇上已经半月未去过仙居殿,贤妃眼看着就要失宠,连马元贽假借圣石一事都翻身无用,可是,因着三好的一句话,就前功尽弃。

 

那日我正在与皇上一起练字,这可是我苦心积虑找到的讨皇上欢心之法。正郎情妾意之时,忽然听说贤妃掘了太宗皇帝题字的御碑,皇上震怒而去。哪知竟是为了一只兔子,那个贤妃真是不知所谓,可是因了三好的一番好话,皇上不仅未加怪责,反而宠幸起贤妃来。看来三好在皇上心中地位非同一般,竟可令那刁蛮任性的万宝贤在皇上心中转变为温柔可人的贤妃。顷刻之间,扭转乾坤。

 

既然皇上中意三好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那么我唯有变成凡事忍三分,退三分,让三分的姚三分方可讨圣上欢心。于是我遣人在皇上与贤妃的宴席上送上时令鲜花,点心,还命小顺表演戏法以讨欢心。既然贤妃可以温柔可人,那么我自然要贤淑谦让,得体大方。

 

      近日来我身体不适,嗜睡,厌食,整个人昏昏沉沉好不难受,尽管如此,为讨太后欢欣依然要强撑陪侍左右。今日与太后万夫人一起游园,贤妃刚刚说句近来胃口转变,而随身侍女又说贤妃月事已迟来十日,万夫人便欣喜若狂,太后亦高兴地请来太医。哪知峰回路转,原来贤妃并非有孕,而是身体不适。反倒太医在为我诊脉后跪下欣喜道:恭喜丽妃娘娘。

     呵,真是苍天有眼。我想,如若顺利产下皇儿,皇后之位,便指日可待。那时贤妃,你还怎么跟我斗!

     当我正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却被那画着贤妃的画卷绊了一脚,小腹正磕在桌脚上,钻心的疼,我抬起裙脚一看鲜血淋漓,便知不好。飞燕请来史太医,一把脉,便说,娘娘腹中胎儿已无脉象。呀,我的心怎么会忽然那么疼,仿佛有把刀在绞,只觉得五脏肺腑都移了位,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我听见自己冷冷冰冰的声音:请太医代为隐瞒十日。史太医开始还拒不敢代为隐瞒,可是他的把柄在我手中捏着,怎敢不从。可是十日,该怎样筹谋呢?

     晚上我饮了那晚牛膝汤躺在床上,手脚冰冷,连血液都是冷的,只是小腹仿佛火烧,有什么从我身体中剥落,我知道,我终于失去我的孩儿。那个小小的人儿,他还来不及睁眼看到这个世界,就这样没有了。得到过又促逝,那种从云端到地府的感觉,是那样痛不欲生。

     第二日我强撑病体陪太后赏花,贤妃竟然想趁我怀胎不适而夺宠于太后。既然她那么想讨好太后,我便顺了她的意,不过还得先过我这关。于是,贤妃不得不来承欢殿为我按压以学习拿捏力度。我说身体不适便叫飞燕做示范,看着贤妃心不甘情不愿地为飞燕按摩,我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可是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逝去,我到时又该如何是好。

     许是上苍见怜,那日被小顺遇见万夫人神色慌张,飞燕又在贤妃寝宫后院掘出一包布人残骸,内有银针数许。果然是万宝贤母女害我!如若不是,我那日又怎么恰恰好被那幅画卷绊倒。就算我皇儿侥幸未曾蒙难,有她们母女虎视眈眈在侧,皇儿迟早会被谋害!孩儿啊,娘亲定会帮你报仇雪恨!

     不过是薄施小计,那万夫人便落入陷阱。她爱女心切,自然不会将事情说出连累贤妃,可怜她不知进退,竟在殿上高声叫喊,又搬出马元贽,万剑锋做救兵,孰不知这样只会死的更快!未免事情有变,我在皇上面前亦得处处流露丧子之痛,令皇上感同深受,不会因一时心软而饶了万夫人。

     悲悲切切,凄凄惨惨,冷冷清清,若说我是假意,其中更多真情。皇儿,你放心,很快就会有人去陪你。

     马元贽和万剑锋终究没来及进宫面圣祈求网开一面,万夫人被绞死,我心中正高兴,却又开始烦忧皇上因贤妃丧母之痛而怜惜她。既然她思母心切夜祭亡魂,那么我便将计就计,命飞燕晚上在御花园水池中撒上冥钱,第二日便是黄道吉日,我与太后祈福路过,太后见到,自然勃然大怒,下旨贤妃禁足半年。

     原本一切皆在我算计之内。三好却忽然来看我,还以为是闲话家常,安抚我丧子之痛,哪知却是来兴师问罪,伸张正义。三好,你知贤妃丧母其情可悯,却可曾想过我丧子之痛无法开怀纾解。不知何时,我与你竟越走越远。你永不明白我为着生存所做的一切。

     我不得不做一场戏来感动你!用我的丧子之痛来感动你!我们走到这一步,是多么地悲哀!

     夫人以前说过,我和三好要守望相助,互相扶持。可是三好五次三番相助贤妃,又置我于何地。那日夫人忌辰,我亦前去拜祭,暗示三好应顾及姐妹之情而避忌贤妃,可是三好却有一番说辞。她言贤妃乃是善心有善果,而我心肠恶毒故难以接近。笑话,难道贤妃抄写区区几次经文就可功过相抵,难道凭那些经文我枉死的皇儿可以活过来!在这深宫,人人谋算机关,逢迎君心,巧言令色,居心叵测。三好,你说我心怀恶意,可是我可曾害过你半分?或许令你尝些苦头,方会回心转意。

     三好说,夫人的忌日是下月二十,原来我竟记错。我一脚踢翻火盆,既然我已错了,何妨一直错下去。我召来了钟雪霞。她亦是个闻弦歌知雅意之人,我赞她处罚分明,处事公正,她自然知道以后该怎样做,如何做。

     我知钟雪霞因布公公之死而与阮翠云嫌隙再生。但她怎知,布公公之死是我所为。布公公是个好人,但他听见不该听的话,看见不该看的事,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满脸血污倒在地上。也好,死人才不会出卖我。可是想起幼时他从怀中掏出糖果花生给我吃,哄我开心时,心中有个地方仿佛裂开了似的。我连发噩梦,寝食难安,布公公,你要原谅我,古往今来一将功成万骨枯。你不要怪我,我已经积错难返,唯有把心一横,不管不顾地错下去。

     我对飞燕说,越害怕面对的事情,越要去面对。我决定去紫竹林拜祭布公公。

     正要拜祭之时一阵风吹灭火烛,是布公公你还不愿意原谅我吗?在宫中这么多年,难道你还未看透,从来善心难善报,宫中各人你争我夺明争暗斗,只有心狠手辣方能保身安命平步青云。你安心上路,莫再怪罪我。

     我与三好,越走越远。她与贤妃亲厚,言笑晏晏,可是遇见我,却敛容垂目,我知,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不过是一幅观音像,三好你就被收服,那么彼时我们的姐妹情谊,你又放在何处。贤妃生性狡猾,假扮慈悲为怀,专横霸道,冒充贤良淑德,这样一个人,三好你却处处维护。三好,你是我姐妹,却与我敌人站在一处,你让我情何以堪?你从未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宽言待我,反而一有事便责怪我。你可知,这偌大的皇宫之中,我所有的,不过是你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知己好友。我真怕有一日,我和你,一样要斗个你死我活。彼时我们又该何去何从?

     贤妃有孕,于是我连怀念自己早夭皇儿的权利都要被剥夺。贤妃有孕,所以拜祭刘老爷只需派个婢女三好便心怀感激。可我呢,纵然亲自去拜祭,三好亦不领情。

     就连老天也来戏弄我。那夜我为皇儿祝祷的莲花船竟然被三好捡到,里面皇儿的生辰八字亦被她知道,自然又是一番兴师问罪。不错,我是栽赃万夫人,但皆因无凭无据却又不想皇儿枉死才设局引她入瓮令她伏法。她杀我皇儿,我取她性命,这才是公道!可是三好不听我辩解,执意要禀告太后,我一时气急,一口鲜血便涌上来。

     三好,我也曾经试过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但结果是我失去了我的皇儿,我也曾经心直口快仗义执言,但换来的是任人践踏任人鱼肉。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若是不想坐以待毙,必须先下手为强。经历诸多苦楚,难道我连反抗连反击都不行吗?若是她们没有做过亏心事,即使我有百般心计万种手段,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我曾经也是一个好人,三好,你难道忘记了吗?只不过我与你不同,你对谁都好,而我,只对你一个人好。因为我会计较,谁是真正对我好,我会计较别人对我的好有几分真心,我还会计较,谁是敌,谁是友。三好,随你,你去向太后告发也罢,我已做尽我所能做的一切。但我自认没有做错,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会那样做。我赌的,是你心中还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姐妹情谊。

     总算三好没有告发我,这一番真是有惊无险。我在神佛面前对三好发誓,过往种种如烟消云散,此刻之后便是重新开始。为取悦三好,我说会待贤妃如亲身姐妹,果然,三好听后很开心,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将那张写有皇儿生辰八字的纸条交给我,我立刻将它在香烛前点燃。三好,对不住,我永不会将贤妃当作亲姐妹,因为,她是敌,而非友。

     转眼贤妃已怀孕五月,适逢吐蕃王子来访,因王子性好音律歌舞,皇上便命贤妃为王子准备一场舞宴。论书画乐曲,琴艺舞技,我自知不及贤妃,她出自名门自小便是请了师父好好教导的,而我,不过是宫婢出身。但是论及心计筹谋,却又要多亏我自小于宫中长大。

     于是见贤妃双脚抽筋我便低下身给她按摩好让太后看见我是如何娴熟宽厚,与贤妃之间又是怎样平和祥睦。为示亲厚,我还特意画好图纸命三好打造一款首饰送予贤妃,却不曾想,竟让马元贽羞辱。大殿之上,皇上竟然不为我辩解。而当马元贽要掌掴三好时,皇上竟与高显扬一起大声喝止。孰轻孰重,立刻分明。

     我知皇上以前对三好有好感,但想着我与他日夜相伴耳鬓厮磨,待他又是温柔体贴用尽心思,只希望有一日能取而代之。可是此刻却是连平分秋色也做不到。皇上,我才是你的妃子啊!而她,不过是一个小小宫婢而已。

     三好,别怪我心狠,只有你不在,我才能真正拥有他,一个贤妃已经让我受够了,我不能容忍,还有一个女人在他心中凌驾于我之上。纵然是你,亦不许!

     既然你与贤妃亲厚,那么自然要借她的观音图一用,那吐蕃王子见你貌美心慈,果然动了心。若自此之后我们山高水长后会无期,没有了利益冲突,我可当你是一世的好姐妹。可是那贤妃,竟然突发奇想要皇上纳你为妃,呵,不过她亦没料到你与高显扬竟然离宫私奔。

     三好你一向鸿运当头,有一个如此情深义重待你至诚的高显扬。我祝你俩恩恩爱爱白头到老,我愿你生生世世不要再返宫廷。我要守住我的夫,尽管他的心从来都不曾放在我身上。世人说我贪婪也好,我贪慕富贵,我贪慕权势,我贪慕那一点点温暖,我贪慕那些我求不来得不到的爱。

     所以,三好,我羡慕你。我也嫉妒你。

     所以,你真的,真的不该再回到这宫廷。

     有你在一日,我便无法安枕,我不得不想方设法要令你消失。不过眼下,我最需集中精力对付的,是即将临盆的贤妃。 

    我日日采茴香熏衣,天天陪伴贤妃身侧,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无非是想她吸入过量香气中毒滑胎。她竟然还赞我香气袭人,眼看着大功告成,竟被那进宫探访的万剑锋识破。他来我宫中教训我一番,我只假意装作懵懂无知他亦拿我无法。可惜这杀人不见血的隐秘招数。不过要令我罢手,可没有那么容易。

     总算天公不负我。那日我正在与皇上倾谈,忽见三好匆匆忙忙进来说有事要禀,看见我在,却又支支吾吾不说声。原来,这世上竟还有话是我的好姐妹只能和我的夫君说,而不能告诉我的。三好,竟然你不当我做姐妹,我又何必再徘徊犹豫不忍对你痛下杀手呢?

     我假意退下,实则隐于柱子之后,哪知竟被我听见惊天秘密,马元贽竟欲谋朝篡位,贤妃腹中皇子诞生之刻便是皇上殒命之时。在短暂的惶恐之后我心生一计,立即前往太后寝宫。

     听我一说,太后立即慌了手脚,于是我自然得痛陈厉害,分析得失。太后爱子如命,耳根子又软,皇儿与皇孙要她舍其一,居然甚是为难。好在我在旁一番发自肺腑剖心沥胆地唱作,终于令她下定决心,舍弃皇孙,还命我代为执行。呵,终于到我报仇雪恨之际,贤妃,太后要的是你肚中皇儿的性命,可我要的,是一尸两命!

     贤妃还真是蠢钝,死在临头居然不自知,还以为我是她的好妹妹,日日陪她赏花作诗,对她关怀备至。我将所作所为一一告诉她,只望她能开窍。但当我卸下那副好姐妹的面具之时她竟然震惊得不知所措,还囔着要见太后。我上前一把揪住她,将药强灌下去,见她狼狈地挣扎,我心中好不痛快。贤妃,你是不是要谢谢妹妹我,至少年在往昔情谊,我让你做了个明白鬼,不似你老娘,到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既然贤妃已除,我断然不会再容许三好这个威胁存在,以皇上与她的情分,谁知哪日她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贤妃。于是密信一封送至马元贽手中,果然,他大张旗鼓地说要严惩淫秽宫廷之人,而这人,正是我密信中所提到的三好。原来,他也是那么急迫地想要出去三好;原来,以前的敌人今日也许可以成为同一政营的朋友。而以前的朋友,也许就是你今日的敌人。

     真正令人气愤的是,三好腹中竟是皇上的骨肉。她母凭子贵,竟然一跃成为德妃。好,真是我的好姐妹,竟然背着我与皇上私通,如今还怀有孽种。三好,你一向聪明伶俐,得尽人缘,你说要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但是为什么对我如此残忍!司珍的位子原本是我的,无端端被你抢去,我认了,并且逼着自己为你高兴。可是如今,你抢了我的夫君,我是万万不会心慈手软。既然我能除去贤妃,自然能除去你这个德妃。我已决定与你斗到底,不死不休!

     原想在皇上不在的这段日子于宫中树立威信扩大势力,哪知三好做妃子不久,就想与我分庭抗礼。不过是惩治阮翠云这个小小的奴才,三好竟然公然在众人面前与我难堪。我知,三好与她一向亲厚。可我最看不惯的,就是尚宫局这些人,今时今日我还记得阮翠园偷偷地和三好说得那番话,厚此薄彼得实在太过明显。凭什么刘三好不费丝毫力气就可得到一切,而我费尽力气披荆斩棘终究只能两手空空。

     阮翠云的罪是判不成了。而那边厢,三好转身就向太后告状,太后自然训诫我一番。还将凤凰朝日赐予我,说望我以后规行矩步谨言慎行。三好,你这招可真厉害,既灭我威信又令我失心于太后。不过你可知我已决定与你斗到底,不死不休,遇佛杀佛,遇神杀神。既然现在太后挡我路,那我下一步,我便要除去太后。

     落回,轻则令人胃烧灼热全身乏力,重则冷热不分心悸难安,死时毒入五脏无药可救无迹可寻,真真是一味好药。不出十日,太后必将丧命。岂料竟被马元贽撞破。原本以为他要将我治罪,他却话锋一转,命我假扮怀有帝裔,逼我与他合作,他还许我皇后之位,日后可执掌后宫。

     又是威逼又是利诱,我自然心动。何况他言辞凿凿皇上再无回宫之日,那么,我自然要为自己打算。我许诺日后诞下太子必然视他为亲父任他掌控,果然令他大为开心。

     有了马元贽做靠山,我终于可在刘三好面前扬眉吐气。我说一,她不得说二。她满口道德仁义竟然教训我要回头是岸。真是笑话,我已早登彼岸,难道要我回头再去受苦受难,我早就已经受够了!三好,你从来不曾有痛苦遭遇,身边人都众星捧月一般地对你,你哪里会明白我的苦楚,所以,你才可以如此大义凛然。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三好竟然还好意思说我弥足深陷不可救药?我哪里需要人救,我需要人救的时候她又何曾出现过。如今你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是好好想想如何自救才是!

     三好真是厉害,竟然拿出皇上玉玺临朝掌政,连马元贽都无可奈何。不过我自然有办法对付。她想横行无忌作威作福,门都没有!我用太后的性命栽赃嫁祸,再与马元贽按照原定的剧本好好演一场戏,便坐实了刘三好谋杀太后的罪名。可惜她用身怀龙裔为借口,我们一时奈何不了她。不过正如马元贽所说,谁知道几日后她会不会因畏罪而自杀呢。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尚宫局那帮人竟然还不死心,秘密约飞燕出去,妄想她出面作证指责我。还好我早有预料,将计就计,将她们一干人等一网打尽。真是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看到牢狱之中她们狼狈的样子,真是大快我心。钟尚宫,你很快就可以去地府与布吉祥相聚对食,是否要谢谢本宫恩典。看你那牙龇目裂的样子,怎么,不服气啊?后宫不就是这样,怪只怪你心性愚笨,不知悔改。

     临行刑之期,却忽闻皇上同杞王的大队兵马竟然攻入宫中。我慌慌张张地跑去找马元贽,想他携我一齐出宫,哪知那阉人竟然想一走了之,置我的安危于不顾。当日若不是他口口声声说皇上已命丧宫外,断然不会回宫,我又岂会做得如此决绝。假装怀孕,毒害太后,软禁三好,打压尚宫局,都是马元贽主使,如今他妄想独善其身,还骂我心肠歹毒。你不仁我不义,我抽起一把长剑直刺入他胸腹。这个阉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于一个妇人之手。事到如今,谁也走不了。既然大家都口口声声说我不得好死,那么,要死也要拉上大家一起死!

     我命飞燕在三好的粥中下毒,然后端坐于铜镜前细细描画眉目,既然要死,那么也需死的漂亮可是。三好真是蠢钝,死到临头还讲一大堆道理。三好,这皇宫之中最是坚硬冰冷,哪里容得半点真情,人人都是虚情假意心怀鬼胎,我会输给你,不过运气不及你。可怜我心比天高却命比纸薄。皇上来了又如何,一切已经来不及,你已经服下毒药,回天乏力。

     身边的飞燕忽然跪下去,这个贱婢,竟然没有下毒!原来她为求保命竟然背叛我,未听我吩咐于粥中下药。果然是我的好奴婢,懂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输得一败涂地,心服口服。还好,我有皇上曾经赐予的护身符。就算我做尽坏事,他依旧不可以杀我。

     于是我听见他冷冷地说,从今日起,丽妃幽闭紫微宫,直至老死。

     哈哈哈哈哈,三好,原来到最后,赢得还是我姚金铃!

     从此,宫中多了一个疯魔了的女人。她说,自己是皇上最宠爱的德妃。她说,自己是刘三好,要存好心做好事说好话。她见到小宫女就会说,要守望相助互相扶持啊,金铃,三好。

     后来,宣宗驾崩,整个大唐王朝分崩离析,所有的一切消逝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而我,在冷清寂寥的紫微宫,难得有了片刻清醒。回首一生,原来,我失了心着了魔,所要求的,不过是一点点的宠爱和关心。可是有些东西,是用尽了手段耍尽了法宝也求不来的。不如,安分守己,保留一颗平凡却善良的真心。所有的不忿与不甘都已无影无踪,模糊中,我看见两个小女孩携手款款而来,忽地一闪,又是那呆蠢痴傻状的皇上,他对我说,等我当皇帝一定立你为妃……

  评论这张
 
阅读(67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